南阳百科

广告

桐柏县名的由来,谁知道?

2011-02-20 14:53:23 本文行家:赵公

简介 桐柏县城东侧的一高中,是建在以前淮椟庙的遗址上,在那里生长着两棵奇异的树,一棵桐树,和一棵柏树,奇异不在于这两颗树,而在于这两棵树的树干是中空的,柏树的树心里生长着一棵桐树,桐树的树心里长着一棵

目录

简介

桐柏县城东侧的一高中,是建在以前淮椟庙的遗址上,在那里生长着两棵奇异的树,一棵桐树,和一棵柏树,奇异不在于这两颗树,而在于这两棵树的树干是中空的,柏树的树心里生长着一棵桐树,桐树的树心里长着一棵柏树,老辈人称之为桐包柏和柏包桐,桐柏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说起来这两棵树,老辈们讲,这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凄美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淮河的源头住着两户人家,一户姓张,一户姓李。这张李两家世代为邻,互相交好。  
张家有一个女儿叫张秋桐,李家有个儿子叫李寒柏。他们两个打小在一起长大,一起下河摸鱼,一起上山摘果,就是人常说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看着这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女孩子越长越好看,男孩子越长越英俊,两家的大人也经常在一起半开玩笑的半认真的说:看这俩小孩,多般配呀,长大让她们成亲吧!将来也好孝顺我们。其实秋桐和寒柏也在耳鬓厮磨的年岁增长中产生了感情,再加上两家大人的默许,早已有了非你不娶,非你不嫁的心思。  
又过了几年,眼看着两个孩子长到了十七八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李家人商量着孩子不小了,该向张家人正式提亲了。就在八月十五这天晚上,置办了一桌酒席,请张家一家人来吃酒赏月。  
酒过三巡,寒柏冲秋桐使了个眼色,俩人托故溜了出来,在院子里,寒柏对秋桐说:“妹子,你知道今天晚上为啥请你家人吃饭吗?”“为什么?”秋桐明知故问道。“我今天听见我爹娘商量,今天要向你爹娘提亲来着,你快成我的新娘子了。”“呸,没个正经,哪个要做你的新娘子。”秋桐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幸亏月亮下看不清楚,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美的像喝了蜜。过了一会儿,秋桐的爹娘就出来了,喊秋桐回家。等送走了秋桐一家,寒柏问爹娘:“咋样,张家伯伯答应了吗?”李老爹摇摇头说:“人家大概嫌咱家穷,推脱哩!”  
张家人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原来是起源于一次全家人到水帘寺去烧香还愿。那一次秋桐陪爹娘去,在庙里刚好撞上了来这里游玩的新任刘知县家的公子,刘公子一见张秋桐,可以说是一见钟情,马上让随从去打听,这个美娇娘是谁家的女子,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本县张员外家的独生女儿。回到家这刘公子就跟他老子耗上了,非要刘知县去张家提亲。刘知县说:“儿呀,你是何等身份,怎么能去娶张家的丫头,将来爹给你在官家的小姐中给你挑一个,也好互相帮衬,也利于你将来的前程。”怎奈刘公子一心要娶秋桐,威胁他老子说:“爹,我不管那么多,我如果不能和张家小姐成亲,我就上水帘寺当和尚去。”刘知县没办法,就托人来提亲来了。  
张老爹一想,一边是自己的穷邻居,一边是有权有势的县太爷,想着想着,他的心里做起了发财梦了,要是能攀上县太爷这门亲,自己就在这个地方有权有势了,东家说理,西家求情,谁不得找我这个县太爷的亲家来通融,那时,哼,少不得来孝顺我。想到这儿,早吧老邻居忘到九霄云外了。  
就这样,秋桐就被父亲做主许配给了刘公子。  
在临出嫁的前一天夜里,秋桐偷偷溜出来去找寒柏,秋桐说:“寒柏哥,咱俩私奔吧,我不想嫁给那个刘公子,我只想跟你过一辈子。”寒柏听了这话,心如刀割,心想随了自己的心愿吧,恐怕自己的双亲受连累,到时候县太爷和张家少不得要追究个拐带良家妇女的罪名,怎么能让父母这么大年纪了再去蹲大狱呀。想到这,他就强忍着泪安慰秋桐说;“秋桐妹子,别难过了,刘家是个官宦人家,你嫁过去是当少奶奶,肯定比跟我享福呀!”正说着,张家人打着火把出来找秋桐了。秋桐说:“寒柏哥,我家人找来了,你要保重.....”两人挥泪而别。  
就这样秋桐被刘公子吹吹打打用花轿抬走了,李寒柏大病了一场,好不容易才好了起来。  
爹娘怕他再有什么闪失,就托人给他说亲事,想尽快让他忘了秋桐。可是亲事提了好些家,没有一家姑娘能被寒柏看上的,媒婆说:“你家的少爷被鬼迷住心窍了,这么好的姑娘都看不上,我也没办法了!”媒婆拍拍屁股走了,老两口看着寒柏直摇头,“傻儿子呀,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我和你爹娘不操心了呀!”寒柏说:“你们放心吧,我没事,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他娘说:“也好,你就到随州你二舅家住一段时间,等过些日子回来。”  
就这样,寒柏离开了家,其实他没有到他二舅家去,他跑的县城去了,每天都守在县太爷家的大门口,想再偷偷看看秋桐,哪怕远远的看个背影也行。就这样等了好些天,也没见到秋桐的影子,身上带的钱也花完了,有一顿没一顿的苦熬着,一天中午实在饿的挨不住,就晕倒在地上了。  
这时候一个好心人发现了,这个人就是王裁缝,在县太爷家对面开了一家裁缝铺,手艺好,县城里的富家小姐夫人都爱在他这儿做衣服。他发现寒柏每天都在这里守着,挺俊的一个后生,看起来聪明伶俐,自己年纪大了,正好缺一个帮手,就把他扶到家里,喂了点稀饭,慢慢的李寒柏就醒过来了。  
王裁缝问他:“孩子,多大了?”  
“十八了。”  
“整天在这干什么呢?”  
“家里穷,出来找点活干。”  
“我这里正好缺人手,你乐意不?”  
一听这话,李寒柏喜从天降,正是求之不得呀。他倒头就拜:“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王裁缝一看,行,这小子机灵,将来肯定是把好手。  
就这样,李寒柏在王裁缝这儿扎下根来了,他聪明又勤快,王裁缝也教的尽力,很快就成了一个裁缝行里好手,王裁缝有什么活儿也敢让他单独出去接了,乐得自己享享老来福。可是就这样过了一年多了,官家太太,富家小姐都来请寒柏做衣服,怎么单单没有机会见秋桐一面呢,他就这样苦苦等待着。终于有那么一天,从县太爷的刘宅里走出来了一个小丫鬟,丁直冲裁缝铺来了。进门就说:“王裁缝,我们家老爷要过五十寿诞,府里夫人少奶奶们要做几套新衣服,去走一趟吧。”王裁缝就喊寒柏:“寒柏呀,这单生意你去吧。”小丫鬟看看这个年轻的后生说:“他的手艺怎么样,能行吧?”王裁缝说:“小大姐,你就放心吧,保管没错!”听王裁缝这样说,李寒柏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带上工具怀里揣着砰砰乱跳的心跟着小丫鬟就进了刘府。院里站一群浓妆艳抹的的女人,怎么就不见心上的小秋桐呢?等他给这几个女人量好了衣服,听丫鬟说少奶奶来了,只见从里院里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女子,寒柏打眼一看,怎么不对呀,这个少奶奶怎么不是秋桐呀?  
等他给这位少奶奶量好了衣服,就对那小丫鬟说:“没人了吧?我要走了。”那小丫鬟说:“别走,还有一个呢,跟我来。”她就带着寒柏望另外一个院子走去,走到一个房子门前说道:“大少奶奶,裁缝来了,少爷让你务必要做一件新衣服。”只听里边有人说道:“好吧,等我一下。”听着那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边缓缓出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可不就是日思夜想的人吗!张秋桐突然看到李寒柏出现在眼前,惊呆了,那小丫鬟连忙上前搀扶住她,问道:“少奶奶,你怎么了,心痛病有发作了?”秋桐说:“没事,你到厨房给我端碗热汤来吧。”那小丫鬟去了,看小丫鬟走远了,秋桐忙把寒柏拉入房门,一头扑进他怀里,失声痛哭,把一年多的泪水一下子迸发出来。寒柏说:“秋桐,别哭了,多日不见,你过的好吗?你瘦了,可是更好看了...”“你怎么来这里了?”秋桐问道。“我在对门的王师傅那里学手艺,刚好府内有活儿,我就来了。”寒柏一边替秋桐拭去泪水,一边说着谎话,他知道秋桐一定不会相信,她一定知道寒柏为了再见到她一面费尽了多少心机,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安慰她。突然,小丫鬟的脚步又传了过来,两人连忙分开,秋桐连忙整理好衣服,用袖子拭去泪水,寒柏假装在整理包工具的包袱。那小丫鬟走进来,把端来的热汤放在桌子上,对寒柏说:“小师傅,量好了吧?”寒柏说道:“好了,走吧。”就这样,寒柏无奈的结束了和秋桐匆匆的会面

却说自从匆匆一别,秋桐知道寒柏还在牵挂自己,心中是百感交集,有喜有忧。喜的是心上人没把自己忘了,千方百计的来寻自己,忧的是自己已经身为人妇,实在不能把寒柏的终身耽搁了。思来想去,心乱如麻,一时半刻也拿不出个注意。就这样度日如年的过了数日,心想总得想个办法见上一面。恰巧再过数日是四月初八佛祖诞辰,水帘寺照例要举办浴佛斋会,不如如此这般。想到这里她忙准备妥当,唤贴身丫鬟:“小梅,快来。”那丫鬟应声而至,“少奶奶,有何吩咐?”秋桐说到:“你把这件衣服拿到对面王裁缝的店里找上次来的李裁缝,说这件衣服的袖子不太合身,让他给改改。”那丫鬟接过秋桐早已包好的衣服,就到裁缝店里来了,见到寒柏说道:“李师傅,我们少奶奶这件衣服袖子不合身,你能给改改吗?”寒柏连忙接过包袱,说道:“放心吧,告诉少奶奶,一定让她满意。”  
待小丫鬟走后,寒柏将包袱拿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来仔细查看,是上次新作的衣服,在袖子里果然缝着一个丝巾,上边写了几个绳头小字“四月初八,浴佛大会”。寒柏思量一番,猛然醒悟,心中狂喜,屈指算来,还有几天时间。这几天里寒柏真是度日如年,终于熬到了四月初七,寒柏向王裁缝告假,说明天要回家一趟,王裁缝满口答应。一夜寒柏无眠,好不容易盼到了天亮,寒柏早早起床梳洗一番,向水帘寺而去。  
这天到水帘寺烧香的香客特别多,骑马的、坐轿的,地走的络绎不绝。寒柏是第一个到的,就在水帘寺口的小石桥上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等了大约日上三杆的时辰,终于看见县衙的衙役鸣锣开道,缓缓抬过来几顶小轿,走到寺门口落轿,走出来雍容华贵的几个女子,为首的是老夫人,紧跟着秋桐和那天见过的二少奶奶,几个贴身的丫鬟紧紧跟随着。老方丈早迎上来,口中念佛,把众家眷迎进禅房吃茶。寒柏远远的望着,正寻思怎么才能见到秋桐一面,却看到秋桐和叫小梅的丫鬟打禅房里出来了,一会儿好像分头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寒柏看没人注意,悄悄的跟了过去,在一个偏僻的佛堂,看见秋桐正向他招手。  
僧人们都到大殿准备浴佛大会,这边佛堂静悄悄的没有人,寒柏和秋桐来到香案前,上了三注香。秋桐说道:“寒柏哥,你不要再等我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秋桐了。”寒柏低头不语。秋桐又道:“寒柏哥,你别这样,说话呀!”寒柏说道:“秋桐妹妹,你放心吧,我不会连累你的。”秋桐满含泪水,颤颤说道:“你误会了,我是不想让你这样受煎熬,找个好人家的姑娘,好好过日子,大叔大婶还要靠你养老呢!不能因为我误了你的终身呀!”寒柏道:“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正说着话间,突然有脚步传来,寒柏连忙躲在幔帐后面。  
只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对秋桐说道:“姐姐,我找你好苦,一个人躲到这里清闲。”秋桐回头一看,原来是二少奶奶,她叫金莲花是秋桐过门后刘公子又从烟花之地寻来的女子,刘知县没法子,只好任他娶来做小。平日里非常妒忌秋桐,总是背地里说秋桐的坏话,秋桐也不和他计较。秋桐一见是她,不知她是否看到了寒柏,连忙说道:“妹妹,你怎么来了?”金莲花道:“姐姐可以出来烧香,我就不可以出来拜佛?你刚才跟婆婆说出来寻你头上丢的金钗,我来帮你找找,你可否找到了?”秋桐道;“妹妹,今天这么多香客,恐怕早被人拾去了。算了,我们回去吧,别让婆婆等急了。”金莲花道:“恐怕被哪个臭男人给糟蹋了。”二人相继离去。寒柏见二人远去,方才从幔帐后走出来,听二人脚步声远去方才从禅房出来,无心再看热闹,怅然下山去了。  
却说那日金莲花并不是无心冲撞,她那日和众人一同到水帘寺,路过小石桥看到桥头上坐着个俊俏的后生,却不正是那日做衣服的小裁缝。青楼女子生性轻佻,暗暗心中起了勾搭之意。和秋桐一前一后借故出来,秋桐支开了丫鬟小梅,却料不到被金莲花暗暗跟着寒柏一路到了禅房。二人对话被她听得耳中,心想:“好你个张秋桐,平日里看你一本正经,装病来骗少爷,害得我被人冷落,却原来骨子里这样轻贱,背地里偷汉子呢。”想到这里,暗道:“看我先搅了你们的好事,日后再做打算。”  
寒柏回到裁缝铺,整日里郁郁寡欢,王裁缝问他;“寒柏,你怎么了?前些时回了一趟家,怎么好像整日里满怀心事?”寒柏摇头不语,王裁缝说道:“这孩子,在我这里,你就把我当亲老里看待,有什么话尽管说,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难处了?”寒柏说道:“老爹,我没有事,只是这几日心里烦躁不安。”王裁缝说道:“孩子大了,有心事了,想找媳妇了吧,那天刘媒婆来了,我让她给你张罗张罗。”寒柏说道:“谢谢老爹好意,我在家里已经寻下了。”王裁缝只得摇头离去。  
却说一日,打刘府来了个丫鬟,找到寒柏,也声称少奶奶要寒柏给修改衣服,寒柏心想:莫不是秋桐妹妹又来送信。于是他就欣然答应了,把衣服拿到室内打量一番,果然在衣袖里找到一个锦帕,写着“今晚三更,后园相会”的几个绳头小字。寒柏欣喜若狂,想不到还能和秋桐在见面。好不容易盼到天黑,等大家都睡着了,悄悄的走出去,来到刘府的后园。  
这时正是三更时分,小巷里黑洞洞空无一人,寒柏在刘府后园徘徊良久,正不知所措呢,突然听见后院门吱呀一声,走近一看,竟然开了一个小缝,寒柏没有想那么多,轻轻推门就进入去了。刘府后园是个花园,里边假山,奇树在黑夜里好像各种怪物,长牙舞爪令人恐惧,寒柏进的园来,四下寻找,竟不见秋桐踪迹,忽然他听见前边小亭子里有个人影,并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寒柏心想,是了,大概是秋桐妹子在那里等我。他放轻脚步走上前去,谁知突然有人大喊:“有贼,抓贼呀!”一时间四周突然亮起许多火把,把个寒柏惊得三魂出窍,六神无主,逃走不得,竟被众人当场捉住,捆了个结实。  
这时一个女子走上前来,冷笑道:“我当是哪里来的毛贼,原来是王裁缝家的小伙计呀,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寒柏定睛一看,原来是刘府二房姨太太金莲花,原来这一切都是金莲花一手安排,假冒秋桐给寒柏捎信,赚他来刘府后园,被当场抓获,目的是为了让他供出秋桐,好让刘家休了秋桐,扶自己做正室夫人。寒柏这才明白过来,只怪自己相见秋桐心切,竟不辨真假,中了人家的圈套。寒柏心想:“今日遭此一劫,死就死吧,万万不可连累了秋桐妹子。”想到这里,他打定主义,坚决不吐一言。那金莲花看寒柏不说,就命众人:“来呀,给我吊起来打,打到他招供为止。”  
寒柏被人吊在树上,劈头盖脸的一顿皮鞭,打的晕了过去,金莲花道,快泼水,接着问。寒柏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醒了过来。金莲花问道:“你说不说,深更半夜到刘府做什么来了,是不是来勾引什么人?”寒柏心想,这样死扛也不是办法,只有另想办法,只要不连累秋桐就好。想到这里,他说道:“你们别打了,我说,”金莲花听他这样说,急忙令人住手,她对寒柏说道,“你快从实招来。”寒柏说道:“我不是来勾引什么人,我是想趁天黑来偷点东西。”金莲花听他这样说,明知他撒谎,却也拿不出证据来揭穿他,只得对众人说道,“把他绑在这里,好生看管,不要让他跑了,明天等老爷和少爷发落。”说完她泱泱而去。  
却说人们散去,只留了两个家丁看守,那两个家丁折腾了半夜,早就累了,见寒柏绑的结实,万万逃不脱,就在一旁栽起盹来。寒柏见蒙混过关,自己也渐渐忘了伤痛和恐惧,渐渐睡去。突然,他感到一只手捂住他的嘴,绳子被解开了,他扭头一看,竟是秋桐。  
  秋桐见寒柏身上皮开肉绽,无法行走,就不顾寒柏的反对,背起他悄悄的绕开看守的家丁,轻轻打开后门,一路奔出城去。  
出城时天色渐亮,寒柏道:“秋桐,天快亮了,你快放下我,回去吧,不然被刘家人发现就不好了。”秋桐说道:“寒柏哥,我若放下你,你就走不脱了,被刘家人抓回去就没命了,那个小贱人摆明就是要陷害你我,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刚才我在一旁都看到了,你怎么会到刘府来的?”寒柏道:“一言难尽,都怪我上了他人的当了。”正前行间,突然闻得城内人声鼎沸,寒柏道:“秋桐妹子,你快放下我回去吧,肯定是人家发现了,追上来了,会连累你的。”秋桐说道;“不,我不能放下你,要死就死在一起,也不能丢下你!”  
耳听得身后人声渐近,能听得呼喝之声,前边的路竟然被一条大河挡住了,几日前天降暴雨,那淮河之水暴涨,挡住了二人的去路。秋桐放下寒柏,看看追兵将至,秋桐说道:“寒柏哥,你怕死吗?”寒柏将秋桐拥入怀中,秋桐妹子,如果每天我看不到你,活着的痛苦,还不如死去,早日脱离苦海;你快到一边躲起来,让他们把我抓回去,要杀要剐随他们去,只要你好好活着,九泉之下我也瞑目了。”“你错了,”秋桐哭诉道,“其实嫁到刘家,我每日都是度日如年,老天爷对我们太不公了,让我们有缘无份,受此等折磨,还不如我们死在一起,将来生生世世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正说着,那刘公子带人赶到,他对寒柏说道:“大胆毛贼,竟然入府行窃在先,劫持良家妇人在后,赶快跪地求饶,我饶你不死。”  
秋桐深情的望着寒柏说道:“我们走吧,离开这苦难的人世!”寒柏道:“该走了,以后我们永不分离!”两人相拥纵身跳入滔滔的淮河之水,刘公子等人阻拦不及,眼看着二人沉入河底,没了踪影。  
奇怪的是,淮河之祠,朝廷历年派朝廷官员祭祀淮河的淮椟庙前,长出了两棵奇树,一棵柏树,一棵桐树,奇的是柏树的中心又长出一棵桐树,桐树的中心又长出一棵柏树,后来有人就说这一定是寒柏和秋桐二人转化而成的,因为他二人心心相印,永不分离,所以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渐渐的,人们为了纪念二人,这个地方就叫桐柏了,几百年来流传了下来。

如今,桐柏健在一中校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