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百科

广告

文学宛军是否衰落了?

2011-01-27 15:57:02 本文行家:赵公

南阳位于河南省西南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西掩秦岭而通关陕,北依伏牛而控汝洛,东接淮泗而连瓯越,南蔽江汉而握荆襄,自古为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地,古代文明源远流长,文化积淀丰厚,使其在数千年间成为政治、经济

概述

1994年8月,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徐惟诚欣然批示:“南阳作家群现象值得研究。”1995年春,河南省在郑州举行了南阳作家群现象研讨会,《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文汇报》等国内主流媒体相继报道了这一现象。一时间,“文学风流属南阳”成了国内文坛的焦点,南阳作家群也成了南阳这座城市的一个醒目的文化符号。  

文学宛军---南阳有个作家群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一个来自于南阳的文学现象引起了国内文坛的关注,南阳这个地处中国豫西南偏僻之隅的盆地,崛起了一个作家群体,他们阵容整齐、人数众多,在中国文坛异军突起。这就是名震国内文坛、足以令南阳人自豪的南阳作家群。  
作为文坛“宛军”,在近一二十年来多次发韧,形成了冲击全国文坛的一次次浪潮。1987年,田中禾的《五月》、乔典运的《满票》获全国短篇小说奖,周大新的中篇《汉家女》获全国中篇小说奖,他们取得的骄人成绩,标志着宛军占据了中国文坛的一个制高点,也堪称南阳作家群的第一次浪潮。  

十年之后的1997年,二月河的清帝系列获中国文学政府奖,周同宾的散文集《皇天后土》获该年度的鲁迅文学奖,他们的双双夺魁,稳固了南阳作家群在中国文坛的地位,堪称南阳作家群的第二次浪潮。  

2003年,一个不十分令人震惊却也颇值得南阳记忆的消息,多少又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丰富的想象,金秋时节,在河南省举行的当年文学大奖中,二月河、周同宾、行者三位作家同时分获大奖。在许多同类地级市奖项空白的情况下,南阳能连中三元,成为获奖人数最多的城市,再度引起省内外文学界的瞩目。这可以说是南阳作家群掀起的第三次文学浪潮。  
国内外各种类型的文学大奖接二连三地朝他们飞来,在文坛形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波。这种强烈的震撼效应,又把南阳作家群的名字更有力地推向全国及海外,在整个华人世界形成了相当大的影响。这个形成于南阳的独特而绮丽的文学现象,在全国地市级地域中绝无仅有,引起了上级文化主管部门、文学研究机构和新闻媒体的高度重视。  

现在,南阳作家群的名声可谓大矣。“南阳有个作家群”、“文学风流数南阳”,外地人说起南阳,经常会问到南阳作家群;南阳的官员在与外地交往中,也常常把南阳作家的作品当作纪念品赠送。在他们的眼里,南阳作家群的作品就是南阳的文化特产,已成为南阳的一种形象代表。  

宛军崛起的原因

自对南阳作家群开始研究以来,一些大专院校和文化部门的专家学者都写出了不少的论文。单篇的论文姑且不论,业已成书的就有《南阳当代作家评论》和《文学的星群——南阳作家群论》等见之于世。这些成果对于南阳作家群的形成原因,从地域文化、历史传统、个人和社会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与论证,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地域文化方面的原因。南阳盆地位于鄂豫陕三省交界处,伏牛和桐柏二山三面环绕,其间又有淮河源头与汉水的多条支流纵横交织,气候温暖,水源丰富,各类物产繁多而丰饶。这种独特的亚热带小盆地气候极适宜人类的生存。据考证,早在四五十万年前就有人类在这块风水宝地上繁衍生息,而且很早就有“盘古开天地”和“禹王锁蛟”等神话故事在南阳流传。同时,南阳又是楚、汉文化的交汇处。浪漫飘逸的楚文化和博大沉雄的汉文化、凝重厚实的中原文化在此交聚汇融,衍生成一种浪漫与现实并存、飘逸与凝重兼容的“宛文化”。这种兼容数种文化优势的“宛文化”为文学艺术“巨人”、“大家”的出现,创造了极好的文化氛围与“气候”。  

二、历史传统方面的原因。正是上面所述的原因,形成了南阳历代文人士子既浪漫飘逸又持重务实的独特品性,他们满怀经国济民的美好理想,积极投身安邦立业的宏志中去。南阳的历史上就出现过许许多多这样的文人志士,如政治家、科学家兼文学家张衡,玄学家兼文学家何晏,经学家兼文学家范宁,史学家兼文学家范晔,词赋家兼诗人庾信等。不仅如此,而且还会随着一个朝代的兴衰变革,集群式地涌现出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文人作家。是社会大变革局面为他们提供了积极入世展示才华和成功的契机。南阳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三次这样的“黄金时代”。第一个“黄金时代”形成于汉光武帝刘秀复汉成功并实现“中兴”之后,南阳就集中出现过张衡、刘苍朱穆、左雄、刘珍、延笃等四十余位政治家兼文学家。此为南阳的“汉代作家群”;第二个“黄金时代”形成于盛唐时期,此期集中出现了张巡、岑参、张继、樊绍述张祜及民间诗人张打油等一大批南阳籍著名诗人,此可为南阳的“唐代作家群”;第三个“黄金时代”形成于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新的社会大变革时代,这个时代又集中地出现了乔典运、二月河和周同宾为首的“南阳作家群”。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每个“黄金时代”的出现和“作家群”的形成,都离不开社会兴衰变革的契机,都是文人志士们满怀宏愿积极入世的必然结果。  

三、文人作家自我的原因。南阳盆地偏居一隅,这种静寂僻远的地理位置,使南阳人养成了不浮不躁坚韧务实和守恒守矩的优良品格。南阳历代的文人作家们也不例外,也许正是这种静寂僻远所形成的坚韧务实的性格与品质,才使得他们取得了成功。尤其是与我们同代的这批作家,他们面对新时期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不为物役,不为利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耐得寂寞,守得清贫,执著地固守着心灵中的一片净土,一心一意地辛勤笔耕,终于写出了成功与辉煌,写出了南阳人应有的气势与声望。  

南阳作家群新生代阵容初现

 2003年春季在淅川举行的“南阳当代文学可持续发展研讨会”和2003年秋天在桐柏举办的“南阳文学希望之光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是南阳作家群新生代阵容整体隆重推出的标志。  

 如果把南阳作家群培养新人、积蓄力量作为这两次研讨会乃至今年市文联的一项重要工程来看的话,可以系统地看出南阳对文坛“宛军”的关切和厚望。南阳市的领导多次在不同场合问及南阳作家群的可持续发展问题,非常关心作家队伍的薪火相传问题。著名作家二月河、周同宾也曾多次谈及南阳作家群的后续发展和培育新人问题。  

刘正义、石丹、李雪峰、周岩壁水兵、苏菡、段舒航、徐文、蒙蒙等等,他们年龄在45岁以下,在国内文坛已经崭露头角,在文学领域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他们中间,有的坚守传统,有的热衷于借鉴西方现代经典,有的偏重于个人经验的描摹,有的追求飞扬的想象力,有的崇尚思想,用艺术演绎智慧,有的试图用自己的视角整合文化,重组知识——对于我市来说,不少人的文风具有开拓的意义,填补了南阳的空白。这是最可珍贵的----文学本质上就是个性,就是创造。这使得南阳文学真正地有了百花齐放的迹象。他们的意义不单单在于他们创造了自己,证明了自己,更在于他们承续着南阳的文脉,发扬而光大之,从而促进着南阳21世纪的文化建设。  

在2003年青年作家集体亮相的作品研讨会上,周同宾、行者廖华歌殷德杰、王俊义、薛继先、万年春等作家和评论家为这些青年作家进行评点和“把脉”。  

在目前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文学作为塑造灵魂的事业,它对人的思想潜移默化的影响,对人的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开发,对国民素质的提高,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甚至是更为独特的作用。因为人的各种欲望被释放出来,它既是一种动力,又是一种恬淡清苦的事业,它的成长需要社会的培植与浇灌;南阳的作家们淡泊名利,心怀高远,创造出了世人瞩目的成绩,为南阳赢得了极大的荣誉。南阳作家群已经成为南阳的文化形象和精神文明建设的“窗口”。南阳市委、市政府十分珍惜这个“形象”和“窗口”,正加倍努力,为作家们当好“服务员”,为他们创造更加宽松和谐的社会环境,全力推动他们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多出精品,多出人才,以促进南阳文学事业的进一步繁荣。  

     

分享:
标签: 文学 宛军 南阳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